产品
合作
新闻
2019
04-06
股骨头专家汪廷祥——守护患者健康的好医生  新年伊始,患者们似乎都愿意在新年开始来到医院寻求医生的帮助,这算不算图个“好彩头”,如果你一大早来找汪廷祥医生,你一定会看到这样一种现象:汪医生一边接着电话,一边拿着患者的片子往患者病房走,没错,这又是汪医生忙碌的一天。   “汪医生,我好不容易挂上你的号,你可一定要帮我治好啊,我这腿太疼了,忍不下去了”  “好好好,我们不着急,你首先听听我跟你讲讲这个病,还有这个平时生活也有很多需要注意的......”  汪医生办公室里人来人往,或迷茫,或焦虑,或麻木;可是听到汪医生的分析,患者似乎又找到了希望,难的不是治疗,是患者内心的想法;很多患者下意识觉得疼痛吃点药就好了,或者因工作太忙,对身体所起的变化不够重视,浪费了最好的治疗时间,等到有意识的想去治疗,却发现想要达到预期的目标已经很难了。  又是汪医生查房的时间,“李大爷,酒没喝了吧,现在在治疗,酒不能喝了。”“现在感觉怎么样,左边腿还疼吗,要注意卧床休息,不能活动过量了,有什么事喊我或者我们小护士啊”  每次看到这样的画面,我都觉得汪医生把患者当成了自己的家人,不只是医生和患者的关系,还有亲人和亲人之间的关系。  汪医生说:很多患者一开始就听别人说难治,就放弃了治疗的想法,这样发展下去会错过最好的治疗时间,股骨头坏死关键是终止病变发展,使之有可能进入良性轨道上的关键,它受伤的早期症状不是很明显,最主要的特点就是隐隐作痛,扭转身体受限,下肢关节活动受限,这个时候一定要及早的检查,早期治愈的概率是非常大的,等到活动明显受限的时候再去就诊,可能很难达到预期的效果。还有很多患者觉得股骨头坏死的治疗就是置换髋关节,他们没有真正了解股骨头坏死治疗,大部分患者都是能够通过其他治疗解决问题。
2019
04-06
术前片 定位开口 侧卧位调整导针方向 导针方向满意后扩大近端 金手指复位后插入导丝,逐级扩髓后插入髓内钉 术中侧卧位带胫骨结节牵引外观照 切口外观
2019
04-06
基金绩效归因分析的理论基础始于 Brinson et al.(1986)、Brinson 和 Fachler(1985)所作的两篇文章,即众所周知的 Brinson 模型,将基金组合的实际收益和市场基准的收益进行比较,差额为超额收益,并将超额收益分解为资产配置贡献、个股选择贡献和交互贡献。下面先通过一个简单例子来说明这三项贡献。
2019
04-06
While single-cell genomic methods are feasible in some research settings, they won’t be useful in the clinic until improvements are made in reducing the cost and time of sequencing. Fortunately, the cost of DNA sequencing is falling precipitously as a direct result of industry competition and technological innovation. Sequencing has an extra benefit over microarrays in the potential for massive multiplexing of samples using barcoding strategies